107 【智诱贼人】_133_少女的诱惑
笔趣阁 > 少女的诱惑 > 107 【智诱贼人】_133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107 【智诱贼人】_133

  收藏【零一小说】,热门网络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这一次王大彪的婆娘是没有逃过李德顺的攻击,直接就让她乐成的攻占了自己女人最神秘的地带,虽然,王大彪的婆娘自己也认可。她是一个曾经做过的女人,知道只要男子的那种工具扎进来,女人就无力反抗了,不外她一直都没有迎合李德顺,咬着牙让他发泄了一通,直到李德顺把自己的那点英华都喷射在王大彪婆娘的身子内里以后,李德顺这才在她湿乎乎的玉门内里顿了一下后,抽出自己的各人伙。

  “李德顺,我***劈了你。”听自己的婆娘说了这些话之后,王大彪拊膺切齿,没想到自己的婆娘就这么被李德顺给骑了,而且还把他的脏工具射到里自己婆娘的身子内里,王大彪越想越气,拎着一边的凳子就扑了上来。“今天我要是不杀了,我就不姓王。”

  “王大彪你岑寂点。”张福根急遽站起来怒斥道:“你这样能解决问题吗,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,不是看你打架的。”

  “你还叫我岑寂啊,你的婆娘叫人骑着试试,我看你能不能岑寂下来。”王大彪眼珠子通红,充满杀意的盯着李德顺。

  “行了,听们把事情说完了再说。”张福根一把将王大彪推倒在凳子上。李德顺在一边都吓傻了,连个屁都不敢放。

  王大彪的婆娘擦了擦眼泪,到接着说往下说。

  原本以为李德顺做完了这件事也就已往了,可是还没等她穿上衣服,李德顺又扑了上来,说他又想要了,让王大彪的婆娘陪着继续弄。王大彪的婆娘虽然是不醒目了,这个李德顺太得寸进尺,她是怕再依了他的话,以后他都市死皮赖脸的缠着自己。那事情可就是严重了,所以她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反抗,可是究竟李德顺是个男子,而且气力又大,她只能眼看着李德顺再次冲进她的身体,就算是反抗,依旧没有挣脱李德顺,两次下来李德顺似乎尚有点意犹未尽的感受,色迷迷的盯着王大彪的婆娘。

  其时王大彪的婆娘也吓坏了,就央求李德顺,只要不跟她做那件事,干啥都成,想要啥就给他啥。

  李德顺眼珠子一转,望见她们家牛圈里的牛,就说要牵走这头牛,否则就要3000块钱,王大彪家里的钱一直都是王大彪管着,所以这钱她也不知道在那里,只能让李德顺牵着牛走,临走的时候李德顺还吓唬王大彪的婆娘,如果把这件事说出去就杀了她,横竖他是贱命一条,无所谓,王大彪的婆娘就一直没敢声张,编了一个假话。

  “那你为啥说望见李德顺偷偷摸摸的,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我们牛是他偷的吗。”张福根对两小我私家说的事情经由都相信,一个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一个说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,都像是真的。

  “我是想他把牛送回来这件事也就算是已往了,他干我的那两次我也u说。”王大彪的婆娘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:“谁知道他竟然撒谎。说我他,也不看看他那样,我犯得着他吗。”

  “李德顺,你***尚有啥话要说。”王大彪再次激动起来。

  “这,不,这,不是这么回事啊。”李德顺眨巴了几下眼睛说道:“她撒谎,我说的才是真的。”

  “成了,你们俩也别吵吵了,这件事我有分寸。”张福根为了王大彪把事情搞得更大,只能出头阻止:“咱们先别说这些,眼下能找到牛的话就真相明确了。”

  “你偷了牛不赶忙处置惩罚啊,还能搁家里养着啊。”王大彪拽起凳子朝着李德顺再次扑了上来。

  李德顺吓的抱着头就跑了出来。

  “你别这样成不成,你就是一凳子把李德顺削死了能咋的,你还摊上了人命讼事。”张福根抱住王大彪,否则以他的性情追上李德顺一定干死他。

  几小我私家都岑寂了一下,王大彪叹了一口吻扔掉手上的凳子,吧唧吧唧的抽起了烟。

  张福根是这么想的,那么大的一头牛,不管是谁牵着,都不能一点线索都没有,也不行能没有一小我私家看到,总会留下一点线索的。

  慰藉了王大彪几句,张福根出了王大彪家的院子,问了几个邻人,都说没注意到他家的牛。真的能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给弄走?张福根回家有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,横竖他是不相信牛就跟蒸发了一样。

  “福根,你又琢磨啥呢?”张父叼着烟袋走过来,拍拍张福根的脑壳说道:“你瞧瞧你这一天没精打彩的。”

  “爸,你不知道,王大彪家的牛丢的邪行啊。不行能谁都没看着啊。”张福根抱着膀子浓眉紧皱。

  “空话,那偷牛的还能让谁都望见啊,那还偷个屁了。”张父抽了两口烟说道:“昨天中午,我还遇到了一件怪事。”

  “啥怪事啊,你望见啥了?”张福根没有在意张父的话。

  “我昨天给妈去买酱油,到了小卖店后望见王大彪的婆娘也在,厥后她出来的时候没有直接回家,似乎是去了后山的那里。”

  “去后山?干啥啊?她去那干啥?”张福根警醒的盯着张父问。

  ‘“不知道,我看她似乎是跟她弟弟在那里唠嗑来着。”

  “唠嗑?她弟弟?”

  “恩,没看清,似乎是这么小我私家。”

  “哦。我知道了。”张福根微微的一笑。心里有了一点眉目。

  “你干啥去啊?”张父看着张福根跑出了院子在后面喊。

  “我出去帮人家找牛。”张福根出来后去了村委会,各人伙都在,瞅了瞅陆海,又看了看徐会计,点颔首。

  “张村长,你干啥啊,整的怪吓人的。”陆海站起来,身子有点哆嗦:“又出啥事了?”

  “没事儿,你跟徐会计跟我出一趟门,把谁人李德顺也叫上。”

  “好,我马上就叫他去。”

  几小我私家上了车之后,张福根问李德顺:“你认识王大彪家的那头牛吗?”

  “认识,咋不认识呢,黄白花的。”李德顺拍着说道:“要是我能看到他家的牛,我就一定能认出来。”

  “那好,待会咱去认牛。”

  “认牛?偷了牛谁不赶忙卖了,还等着你去认啊。”李德顺不解。

  “说你笨吧你还真笨,明知道丢了牛就要各个牛市的找,四处的找,那叫几千块呢。要是你偷了的话,你会马上就拉出去卖啊,你作死啊?”张福根信心满满的说道:“如果牛不是你李德顺弄走的话,我想我现在就能猜出来那头牛在哪了。”

  “肯定不是我弄的,我还不知道我吗,我这人就是胆子小。”李德顺说道:“张村长你要是能把这件事查清楚了,可真就是还了我一个清白了。”

  车子停在了王大彪的丈母外家门外,屋子里的人看到外面来了一辆车还以为是姑爷跟闺女回来了,都乐颠的跑出来迎接。

  “谁是王大彪的小舅子?”张福根进了院子就冷着脸问。

  “我是?咋?”一个男子站了出来:“你谁啊?”

  “我们他们村长,有点事找你谈谈。”张福根走到男子的眼前说道:“你自己做了啥你知道,要是不想让你爹妈看着你被抓走,赶忙上车。”

  “你啥意思?”男子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的绝望,扭过身对家里人说道:“我一个朋侪,我出去一下。”

  上了车子后,张福根让司机把车子开到了他爸爸说的村头,预计就是王大彪的婆娘跟这个弟弟谈事情的地方,车子停下后,张福根拉开车门,率先下车,用手指着眼前的地方说道:“你想想,这里是不是特此外熟儿啊?”

  “你啥意思?带我来这干啥啊?”男子脸色突变,有点苍白。受惊的看着张福根。

  “别紧张,我就是带你过来瞅瞅这边的风物,你看啊,多美啊。”张福根伸开双臂,做了一个深呼吸:“现在这么天然的地方都少了,多优美的一片绿色啊。”

  王大彪的小舅子被张福根搞的摸不清头脑,不知道他葫芦卖的啥药:“你究竟是带我来这干哈啊,你不说我可走了。”

  “忙啥啊。”张福根抿嘴一笑:“你小子不会是干了啥缺德事,所以才这么着忙走的吧。”

  边上的徐会计李德顺尚有陆海都懵了,他们就没一小我私家相信张福根带着他们来是为了跟这小子谈天的,不外张福根这小我私家鬼点子多,指不定是为了啥事呢,所以几小我私家也都没说话,清静的看着。

  “你有偏差吧,我懒得跟你在这扯淡。”王大彪的小舅子转身就要走。

  “站住,你姐夫家的牛你藏哪了?”张福根断然喝道。

  只见王大彪的小舅子身子一个颤栗,止住了脚步趔趄了几下,转过身眼神模糊,慢悠悠的说道:“你啥意思?”

  “我啥意思你还不清楚吗?小子,跟我玩你嫩着呢。”张福根不慌不忙的走过来,托着男子的下巴说道:“你姐把事儿都说了,现在你有两条路,要么死扛着,进去住个几年能出来,要否则就把事情都说出来,我们不惊官,咱自己也好解决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g199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g19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